您当前的位置 :中安在线 > A彩彩票 > 情感世界 正文
签发时间: 2018-02-14 08:56   文章来源: A彩彩票    
名人情书选

  愿得一人心,白头不相离。人心难得,皆因情字珍贵。

  情不重则不生娑婆。

  情,让人变得谦卑和敏感,也让人变得有趣而慧黠。动了情的人,似乎带着感官的显微镜来探知情人的每一丝动态和秘而不宣之美,并生出丝丝缕缕之遐想,所谓剪不断理还乱,寤寐思服辗转反侧是也。即使是那些饱读诗书,学富五车的人也不例外,而诗人和文学家更是其中的翘楚。本期特精选了几位中外名人的情书,以飨读者。

  王小波写给李银河的情书(节选)

  银河,你好!

  你的来信收到了。

  我想我现在了解你了。你有一个很完美的灵魂,真像一个令人神往的锦标。对比之下我的灵魂显得有点黑暗。

  我来回答你的问题吧。你已经知道我对你的爱有点自私。真的,哪一个人得到一颗明珠不希望它永远归己所有呢。我也是。我很知道你的爱情有多美好(这是人们很少能找到的啊!)我又怎能情愿失去它呢。

  人无论伟大还是卑贱,对于自己,就是最深微的“自己”却不十分了然。这个“自我”在很多人身上都沉默了。这些人也就沉默了,日复一日过着和昨日一样的生活。在另外一些人身上,它就沸腾不息,给它的主人带来无穷无尽的苦难。

  至于我呢,我情愿它永远不沉默,就是它给我带来什么苦难都成。我真希望我的灵魂像你说的,是个源泉,永远汲取不干(当然这是不可能的事)。我希望我的“自我”永远“滋滋”的响,翻腾不休,就像火炭上的一滴糖。

  我只希望我们的灵魂可以互通,像一个两倍大的共同体。你知道吗,孤独的灵魂多么寂寞啊,人又有多少弱点啊(这是使自己哭泣的弱点)。一个像你这样的灵魂可以给人多么大的助力,给人多少温暖啊!你把你灵魂的大门开开,放我进去吧!

  本着这些信念,我很希望你绝对自由,我希望你的灵魂高飞。当然,你将来爱上别人,不就说明我的灵魂暗淡了吗?除了嫉妒,不是还宣告了我完蛋了吗?到了那一刻,你怎么能要求我兴高采烈呢。

  我只有一个要求,要是到那时我还是我,你不要拒我千里,还和我做朋友,并且还要温存一点,不要成心伤害我。

  我不喜欢安分过什么“日子”,也不喜欢死气白赖的搅在一起。至于结婚不结婚之类的事情我都不爱去想。世俗所谓必不可少的东西我是一件也不要的。还有那个“爱”、“欠情”之类,似乎无关紧要。只希望你和我好,互不猜忌,也互不称誉,安如平日,你和我说话像对自己说话一样,我和你说话也像对自己说话一样。说吧,和我好吗?

  小波

  星期三

  徐志摩致陆小曼的情书

  龙龙:

  我的肝肠寸寸的断了。今晚再不好好的给你一封信,再不把我的心给你看,我就不配爱你,就不配受你的爱。我的小龙呀,这实在是太难受了。我现在不愿别的只愿我伴着你一同吃苦。

  你方才心头一阵阵的绞痛,我在旁边只是咬紧牙关闭着眼替你熬着。龙呀,让你血液里的讨命鬼来找着我吧,叫我眼看你这样生生的受罪,我什么意念都变了灰了!

  啊我的龙,这时候你睡熟了没有?你的呼吸调匀了没有?你的灵魂暂时平安了没有?你知不知道你的爱正在含着两眼热泪,在这深夜里和你说话,想你,疼你,安慰你,爱你?我好恨呀,这一层层的隔膜,真的全是隔膜:这仿佛是你淹在水里挣扎着要命,他们却掷下瓦片石块来,算是救渡你!我好恨呀,这酒的力量还不够大,方才我站在旁边,我是完全准备了的,我知道我的龙儿的心坎儿只嚷着:“我冷呀,我要他的热胸膛依着我;我痛呀,我要我的他搂着我;我倦呀,我要在他的手臂内得到我最想望的安息与舒服!”——但是实际上只能在旁边站着看,我稍徽的一帮助,就受人干涉,意思说:“不劳费心,这不关你的事,请你早点休息吧,她不用你管。”哼,你不用我管!我这难受,你大约也有些觉着吧。……

  龙,我的至爱,将来你永诀尘俗的俄顷,不能没有我在你的最近的边旁;你最后的呼吸一定得明白报告这世间你的心是谁的,你的爱是谁的,你的灵魂是谁的。龙呀,你应当知道我是怎样的爱你;你占有我的爱,我的灵,我的肉,我的“整个儿”永远在我爱的身旁放置着,永久的缠绕着。真的,龙龙!有时真想拉你一同死去,去到绝对的死的寂灭里去实现完全的爱,去到普通的黑暗里去寻求唯一的光明。

  沈从文写给张兆和的情书

  一个白日带走了一点青春,

  日子虽不能毁坏我印象里你所给我的光明,

  却慢慢的使我不同了。

  一个女子在诗人的诗中,

  永远不会老去,

  但诗人他自己却老去了。

  我想到这些,

  我十分犹豫了。

  生命是太脆薄的一种东西,

  并不比一株花更经得住年月风雨,

  用对自然倾心的眼,

  反观人生。

  使我不能不觉得热情的可珍,

  而看重人与人凑巧的藤葛。

  在同一人事上,

  第二次的凑巧是不会有的。

  我生平只看过一回满月。

  我也安慰自己过,

  我说:

  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,

  看过许多次数的云,

  喝过许多种类的酒,

  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。

  萨冈写给萨特的情书(节选)

  亲爱的先生:

  您是一位作家,更是一个人,您从未宣称作为作家的才华可辩解作为人的缺点,也不认为只要能体验创作的幸福便可以藐视或忽视亲友和其他人,所有其他人。您甚至没有首肯这样的说法,只要有才华有诚意,即便做错了事也是有理的。实际上,您没有躲在才华后,在人所皆知的作家的这一脆弱点和双刃剑后边,您从未像那喀索斯那样自我陶醉,而那喀索斯,还有小主人和大仆人,却是我们这个时代留给作家的仅有的三个角色。相反,这把所谓的双刃剑远没有把您像许多人那样美妙而喧哗地戳透,您称它在您手上轻巧、有效、伶俐;您珍爱它,您使用它,您把它交给了受害者,您眼中真正的受害者,那些不会写作,不会解释,不会抗争,有时甚至不会抱怨的受害者。

  您不责难公正,因为您不愿评判,您不谈论荣誉,因为您不愿受封,您甚至不提宽厚,因为您不知您自己就是宽厚的化身,您是我们这个时代惟一的公正之人,荣誉之人,宽厚之人,鞠躬尽瘁,把自己的一切都奉献给他人;生活不奢侈亦不克俭,无忌讳亦无放纵,惟一纵情挥洒的是文字;做爱并献爱,吸引人也乐意被吸引,才思敏捷,才智过人,总是把朋友甩在身后,又总是返回来让他们感觉不到。您常常宁肯被利用被玩弄也不愿无动于衷;宁肯失望也不放弃希望。一个从来不愿作典范的人,过的是怎样典范的人生!

  听说,您现在失去了双眼,不能写作了,而且肯定有时候非常痛苦。所以,也许您会高兴地知道,二十年来,我所到之处,日本。美国、挪威,外省或巴黎,都能听到人们谈论您,男女老少都怀着这封信里所倾吐的那种钦佩、信任和感激之情。

  这个世纪疯狂,没人性,腐败。您却一直清醒,温柔,一尘不染。

  愿上天保佑您。

  ——弗朗索瓦丝·萨冈

∷【相关报道】∷

精彩推荐

·“大喇叭”工程唱响万家“好声音”
·解读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
·智能数字化管理打造“智慧环卫”
·养老保险缴费补贴让村干部不再发愁
·40年老旧小区“旧貌换新颜”惠民生
·选出“含金量”足的群众“代言人”
·满城劲吹“创卫”风 醉人新景入画来
·大美石柱山 人间真仙境
·五年守护家园 义务编织“安全网”
·2017年度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政策问答

图片新闻

节前快递行业进入最后冲刺
浓浓年味扑面来
春节临近各大超市迎来销售高峰期
特巡警武装执勤护春运
抢抓晴好天气治理雪后路面病害
赶集备年货 欢喜过大年
 
宁国市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批准文号:皖外宣办字[2005]2号 皖ICP备06002622号
新闻:0563-4014607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63-4015875 信箱:jrngb@163.com
本网简介广告刊例版权声明联系我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