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 :中安在线 > A彩彩票 > 文史 正文
签发时间: 2018-04-03 08:32   文章来源: A彩彩票    
故事二十二 敏香菱拜师林黛玉

  □张贤南

  话说呆霸王薛蟠因对柳湘莲调情,被柳湘莲痛打了一顿,脸上身上都是伤痕,无脸见人。此时,又正值十月,他家当铺内的一个名叫张德辉的揽总要回家算年账,薛蟠便跟着他外出躲个一年半载的,顺便逛逛山水、做点生意。薛蟠的丫鬟香菱留在了家里,跟着薛宝钗住进了大观园。

  香菱虽然没读过多少书,却是个绝顶聪明的丫头。她看到宝钗、黛玉她们经常吟诗玩耍,心里羡慕不已,她想趁这个机会要宝钗她们教自己学写诗。

  一天,香菱吃过晚饭,等宝钗等往贾母处去了,自己便往潇湘馆而来。此时黛玉的身子已好了大半了,见香菱也进园子里来住,自是喜欢。香菱笑着说:“我这一进来了,也得了空,你好歹教我做诗,就是我的造化了!”黛玉说:“既要学做诗,你就拜我为师,我虽不通,大略也还教得了你。”香菱说:“如果能这样,我就拜你为师,你可不许腻烦。”黛玉说:“什么难事,也值得去学?不过就是‘起、承、转、合’,当中承转,是两副对子,平声的对仄声,虚的对实的,实的对虚的。若是有了奇句,连平仄虚实不对都使得的。”

  香菱笑着说:“难怪我常弄本旧诗,偷空看一两首,有对的极工的,也有不对的,又听见说:‘一三五不论,二四六分明’。看古人的诗上,亦有顺的,亦有二四六上错了的,所以天天疑惑。如今听你这么一说,原来这些规矩,竟是没事的,只要词句新奇为上。”黛玉说:“正是这个道理。词句究竟还是末事,第一是立意要紧。若意趣真了,连词句不用修饰,自然是好的,这叫做‘不以词害意’。”

  香菱说:“我只爱陆放翁(注:即宋诗人陆游)的‘重帘不卷留香久,古砚微凹聚墨多’,说的真切有趣。”黛玉说:“断不可看这样的诗。你们因不知诗,所以见了这浅近的就爱,一旦入了这个格局,就再也学不出来了。你只听我说,你如果真心要学,我这里有《王摩诘(注:即唐诗人王维)全集》,你且把他的五言律诗一百首细心揣摩透了,然后再读一百二十首老杜(注:即唐诗人杜甫)的七言律诗,次之再将李青莲(注:即唐诗人李白)的七言绝句读一二百首。肚子里先有了这三个人的诗做底子,然后再把陶渊明、应(瑒)、刘(伶)、谢(灵运)、阮(籍)、庾(信)、鲍(照)等人的一看,你又是这样一个极聪明伶俐的人,不用一年功夫,不愁不是诗翁了。”香菱听了笑着说:“好姑娘,你就把这书给我拿出来,我带回去,夜里念几首也是好的。”黛玉听说,便命紫鹃将王右丞(注:唐诗人王维的官名)的五言律诗拿来,递与香菱,说:“你只看有红圈的,都是我选的,有一首念一首,不明白的问你姑娘,或者遇见我,我讲给你就是了。”

  香菱拿了诗,回到蘅芜院中,什么事都不管,一心只在灯下一首一首地读起来。宝钗几次催她睡觉,她也不睡。宝钗见她如此用心,也只好随她去了。

  黛玉刚刚梳洗完毕,只见香菱笑吟吟地送了诗来,又要换杜甫的律诗。黛玉笑着问:“一共记住了多少首?”香菱回答说:“凡是用红笔圈的,我都读了。”黛玉说:“可领略了没有?”香菱说:“我倒领略了些,只是不知道对不对,我说给你听听。”黛玉说:“正要讲究讨论,才能有长进。你说来给我听听。”香菱说:“据我看来,诗的好处是,有嘴里说不出来的意思,想想却是逼真的;看去似乎是无理的,想想竟是有情有理的。”黛玉说:“你这话有了些意思,但不知你是从何处见的?”香菱说:“我看他(注:即唐诗人王维)《塞上》一首,诗内有一联说:‘大漠孤烟直,长河落日圆。’,想来烟如何会直?日自然是圆的。这‘直’字似乎无理,‘圆’字又似乎太俗。合上书一想,倒像是看见了这景色的。再说再找两个换这两个字,竟是再也找不出两个字来。再者还有,‘日落江湖白,潮来天地青’一联,其中的‘白’、‘青’两个字,看似也无理。想想,必须用这两个字才形容的尽;念在嘴里,倒像有几千斤重的一个橄榄似的。还有:‘渡头余落日,墟里上孤烟’一联,这‘余’字合‘上’字,难为他怎么想的出来?我们那年上京来,那天下晚便挽住船,岸上又没有人,只有几棵树,远远的有几家人家在烧晚饭,那个烟竟然是青碧连云。谁知我昨天晚上看了这两句,倒像是我又到了那个地方去了。”

  正说着,宝玉和探春来了,也都入座听她讲诗。宝玉说:“既是这样,也不用看诗,‘会心处不在远’,听你说了这两句,可知‘三味’你已得了。”黛玉说:“你说他这‘上孤烟’好,你还不知道他这一句是套了前人的诗句来的。我给你把这一句瞧瞧,更比这个淡而现成。”说着便把陶渊明的“暖暖远人村,依依墟里烟”翻了出来,递给香菱。香菱看了,点头叹赏,笑着说:“原来‘上’字是从‘依依’两个字上演化出来的!”

  宝玉大笑说:“你已得了!不用再讲,要再讲,倒是学离了。你就做起诗来,必定是好的。”探春也笑着说:“明天我补一个柬来,请你入社。”香菱说:“姑娘何苦打趣我!我不过是心里羡慕,才学这个玩玩罢了。”探春、黛玉都笑着说:“谁不是玩?难道我们是认真做诗吗?要说我们真的成了诗,出了这园子,还不把人的牙笑掉了呢?”宝玉说:“这也算是自暴自弃了。前段时间我在外头与相公们商量画儿,他们听见我们起诗社,求我把稿子给他们瞧瞧,我就写了几首给他们看,有谁不是真心叹服?他们立刻抄了去刻去了。”探春黛玉忙问:“你这是真话么!”宝玉说:“我要是说谎就是那架子上的鹦哥。”黛玉、探春听了都说:“你真是胡闹!且别说那不成诗,即便是成诗,我们的笔墨也不该传到外头去!”宝玉说:“这怕什么?古来闺阁中笔墨不传出去,如今也没人知道了。”

  说着,只见惜春打发入画来请宝玉,宝玉才去了。这里香菱又逼着要换杜甫的诗,又央求黛玉、探春二人:“出个题目,让我诌去,诌了来,再替我改正。”黛玉说:“昨夜的月亮最好,我正要诌一首,未诌成,你就做一首来。‘十四寒’的韵,随你爱用哪几个字去。”

  香菱听了,高兴的拿着诗回来,又苦思了一回,做了两句诗;这边又舍不得杜甫的诗,又读了两首。这样,搞得香菱茶饭无心,坐卧不定。宝钗说:“你何苦自寻烦恼?都是颦儿引的你,我找她算账去。你本来就呆头呆脑的,再添上这个,越发弄成呆子了!”香菱笑着说:“好姑娘,别掺和了!”一面说,一面做了一首,先给宝钗看了,宝钗看了笑着说:“这个不好,不是这么个做法。你别害臊,只管拿了给她看去,看她是怎么个说法。”

  香菱听了,便拿了诗去找黛玉,黛玉一看,只见诗写道:

  月桂中天夜色寒,清光皎皎影团团。

  诗人助兴常思玩,野客添愁不忍观。

  翡翠楼边悬玉镜,珍珠帘外挂冰盘。

  良宵何用烧银烛,晴彩辉煌映画栏。

  黛玉看了一笑说:“意思却有,只是措辞不雅,皆因你看的诗少,被它缚住了。把这首诗丢开,再做一首,只管放开胆子去做。”

  香菱听了,默默地回来,越发连房也不进去了,只在池边树下,或坐在山石上出神,或蹲在地下抠地,来往的人都感到诧异。李纨、宝钗、探春、宝玉等听说了,都远远地站在山坡上瞧着她笑。只见她皱一回眉头,又自己笑了一回。宝钗说:“这个人定是疯了!昨天夜里嘟嘟哝哝,直闹到五更才睡下,不到一顿饭的工夫,天就亮了。我听见她起来了,忙忙碌碌地梳了头,就去找颦儿去了。一回来,呆了一天,做了一首又不好,自然这会儿又在做呢!”宝玉说:“这正是‘地灵人杰’,老天生人,再不虚赋情性的。我们成日里叹说:可惜她这么个人竟俗了!谁知到底有今日!可见天地是至公的。”宝钗听了笑着说:“你能够像她这般苦心就好了,学什么哪有不成的吗?”宝玉听了,闭语不答。

  只见香菱兴致勃勃地又往黛玉那边去了。探春说:“我们跟了去,看她有些意思没有。”大家一起都往潇湘馆来,看见黛玉正拿着诗和她讲解呢!大家问黛玉:“诗做的如何?”黛玉说:“也算难为她了,只是还不好。这一首过于穿凿了,还得另外做。”大家要看诗,只见诗写道:

  非银非水映窗寒,试看晴空护玉盘。

  淡淡梅花香欲染,丝丝柳带露初干。

  只疑残粉涂金砌,恍若轻霜抹玉栏。

  梦醒西楼人迹绝,余容犹可隔帘看。

  宝钗看了笑着说:“不像是吟月了,月字底下添一个‘色’字,倒还可以。你看句句像是月色。也罢了,原来诗从胡说来,再迟几天就好了。”

  香菱自以为这首诗妙绝,没想到大家如此说她,自己又扫了兴,不肯丢开手,便要思索起来。她见姐妹们在说笑,自己便走到台阶下竹林前,挖空搜胆地想,耳不旁听,目不别视。一会儿探春隔着窗对她说:“菱姑娘,你闲闲吧!”香菱怔怔地回答说:“‘闲’字是‘十五删’的,错了韵了。”大家听了不觉大笑起来。宝钗说:“可真的变成诗魔了!都是颦儿引的她!”黛玉笑着说:“圣人说:‘诲人不倦’,她来问我,我岂有不说之理!”

  李纨说:“我们拉了她往四姑娘屋里去,引她瞧瞧画儿,叫她醒一醒才好。”说着,真的出来拉她过藕香榭,到暖香坞中。惜春正在乏倦,歪在床上睡午觉,画缯立在壁间,用纱罩着。大家叫醒了惜春,揭开纱看时,十停已有了三停。见画上有几个美人,便指着香菱说:“凡会做诗的,都在上面,你快学吧!”大家开了一会儿玩笑,都各自散去了。

  香菱满心思在做诗,到了晚上,对着灯出了一回神,直到三更以后,才上床躺下,两眼还睁着,直到五更才朦胧地睡了。

  一时天亮,宝钗醒了,仔细听了一听,见她安稳地睡了,宝钗心里想:她翻腾了一夜,不知是否做成了?这会儿乏了,暂且不叫她。正想着,只见香菱在梦中想着说:“可是有了,难道这一首还不好吗?”宝钗听了,又是可叹,又是可笑,连忙叫醒了她。问她:“得了什么?你这诚心都通了天了。学不成诗,反而弄出毛病来呢!”一面说,一面梳洗了,和姐妹们往贾母处来。

  原来,香菱苦志学诗,精血诚聚,日间不能做出,忽然于梦中得了八句。等梳洗完了,便连忙写出来,然后来到沁芳亭,只见李纨与众姐妹刚刚从王夫人处回来。宝钗正在告诉她们,说梦中作诗,说梦话。大家正在笑,抬头见香菱来了,都争着要诗看。香菱见大家在说笑她,便迎上去说:“你们看这首诗,要使得,我就还学;要是还不好,我就死了这做诗的心了。”说着,把诗递给黛玉及众人看,诗写道:

  精华欲掩料应难,影自娟娟魄自寒。

  一片砧敲千里白,半轮鸡唱五更残。

  绿蓑江上秋闻笛,红袖楼头夜倚栏。

  博得嫦娥应自问,何缘不使永团圞。

  大家看了这诗,都笑着说:“这首不但好,而且新巧有意趣。可知俗话说:‘天下无难事,只怕有心人’,社里一定请你了。”香菱听了,心里不信,料定是她们哄自己的话,还只管问黛玉、宝钗等。

  此后,香菱满心满意只想做诗,又不敢十分啰嗦宝钗,恰巧来了个史湘云也住在宝钗处。那史湘云是个极爱说话的人,哪里禁得住香菱请教她谈诗?于是,二人没昼没夜地高谈阔论起来。宝钗说:“我实在被你们聒噪的受不了了。一个女孩儿家,只管拿着诗当作正经事来讲,叫有学问的人听了反而笑话,说是不守本分。一个香菱已够了,又添上你这个话口袋子,满嘴里说的是什么:怎么是‘杜工部(注:即杜甫,杜甫曾任工部侍郎。)之沉郁,韦苏州(注:即韦应物,韦应物曾任苏州刺史。)之淡雅’,又什么是‘温八叉(注:即温庭筠。温庭筠富有天才,文思敏捷,八叉手而成八韵,故有“温八叉”之称。)之绮靡,李义山(注:即李商隐。李商隐,字义山。)之隐僻’。痴痴癫癫,哪里还像两个女儿家呢?”说的香菱、湘云都笑了起来。

  点评:

  这个故事有两个看点:一是香菱学习做诗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的。在丫鬟中,能像香菱这样苦学苦读,而且得到主子们称赞的确实是凤毛麟角。这也说明一个道理:要干成一件事,必须要下苦功夫,要有坚忍不拔的精神,方能成功。如果是两天打渔,三天晒网,那将是一事无成。二是林黛玉不仅诗写得好,而且老师也当的好。她既按律诗的格式要求去写去教,同时又提出了写律诗过程中不拘泥于格式的理念,这理念是:如果有好的句子,平仄也是可以不考虑的;如果意趣真了,连词句不加修饰,自然也是好的,这叫做“不以词害义”。这就给与了写诗的人不囿于格式的创新思想。林黛玉可以说是一位优秀的古汉语教授。(责编:石泽凤)

∷【相关报道】∷

·故事二十一 鸳鸯女誓绝鸳鸯偶(下)   2018-03-26 08:34
·故事二十一 鸳鸯女誓绝鸳鸯偶(上)   2018-03-20 08:57
·故事二十 薛宝钗论画大观园   2018-03-16 08:32
·故事十九 刘姥姥醉卧怡红院   2018-03-07 08:33
·故事十八 贾宝玉品茶栊翠庵   2018-03-07 08:33

精彩推荐

·“大喇叭”工程唱响万家“好声音”
·解读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
·智能数字化管理打造“智慧环卫”
·养老保险缴费补贴让村干部不再发愁
·40年老旧小区“旧貌换新颜”惠民生
·选出“含金量”足的群众“代言人”
·满城劲吹“创卫”风 醉人新景入画来
·大美石柱山 人间真仙境
·五年守护家园 义务编织“安全网”
·2017年度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政策问答

图片新闻

清明祭扫慰忠魂
西津派出所:不忘初心清明缅怀英烈
全力保障茶季用电
禁毒宣传进课堂
禁毒宣传进乡村
尊崇学习新宪法 争当拥宪排头兵
 
宁国市新闻传媒中心主办 批准文号:皖外宣办字[2005]2号 皖ICP备06002622号
新闻:0563-4014607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563-4015875 信箱:jrngb@163.com
本网简介广告刊例版权声明联系我们